運力緊張、一票難求,公務機包機需求暴增背后

截至2018年6月,中國內地提供包機服務的機隊數量為87架。

隨著全球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海外華人華僑回國的需求在短時間內迅速增長,直飛、轉機以及公務機包機資源一時供不應求。其中尤其是公務機包機,由于其特殊性和稀少性受到公眾關注。

據行業內人士透露,目前包括留學生在內的海外華人,對公務機包機回國的需求的確增長明顯,但不管是包機還是“拼機”都要謹慎選擇包機運營商,同時隨著國內對境外疫情輸入防控愈加嚴格,包機回國之路也并不簡單。

公務機包機業務同比增長200%,歐美航段需求明顯

隨著海外新冠肺炎疫情持續發酵,歐美多個國家宣布學校停課,包括意大利、丹麥、西班牙、波蘭、美國、英國等多所高校。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官方網站消息,截至3月20日,全球已有124個國家和地區實行停課,造成全球逾12.54億兒童和青少年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停課,人數約為全球注冊在校生的72.9%。

與此同時,目前國內疫情基本得到控制,海外學校休學停課促使留學生成了近期歸國浪潮中的重要群體。但受疫情影響,回國之路并不簡單,多國暫停部分航線、縮減航班班次,直飛回國的航班一票難求,很多人只能選擇轉機或乘坐公務機包機回國。

相比普通民航的轉機或者直飛,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下,公務機包機人數少,交叉感染的風險相對低,并且能實現點對點的對接,這些明顯優勢導致短時間內公務機包機的需求大增,甚至供不應求。中國公務航空集團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廖學鋒告訴新京報記者,最近公務飛機真的“忙”不過來了,公司公務機包機業務增長同比達到200%,尤其是歐美航段的留學生需求增長非常明顯。

公務機管理公司華龍航空集團總裁劉暢也對新京報記者表示,近一兩周,公司境外包機需求暴增,目前至少有200位客人提出了包機需求,其中歐美航段增長很大。因為近期歐美一些學校宣布停課并關閉學校,成年人在居家隔離、生活自理方面問題不大,但很多孩子無法繼續在學校住宿,也沒有很好的防護措施,家長們就非常心急,希望通過公務機包機把孩子接回來。

能包機的公務機不足五分之一,“拼機”合規性存疑

據廖學鋒介紹,目前中國市場的公務機數量在500架左右,其中一部分為公務機運營商運營的自有飛機,提供包機服務;另一部分為私人購買的公務機,由公務機公司提供托管服務。據《2018年亞太地區公務機包機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6月,中國內地提供包機服務的機隊數量為87架。

根據相關政策規定,提供包機業務的公務機,需要具備CCAR-135部資質,而公務機機主的飛機,一般是按照CCAR-91部資質來運營,不能用于商業出租,這也就意味著目前國內只有少部分公務機能夠提供包機服務。

同時,劉暢介紹,疫情期間,受隔離政策影響,國外的包機公司擔心機組隔離造成一定的經濟損失,一般不會入境中國,所以運力也就更加緊張。

在公務機包機需求暴增、運力緊張的背景下,公務機因倫敦飛上海單座18萬元引發了公眾關注,但實際上對于公務機公司來說,單個座位進行售賣并非常態,而是在當前公務機包機業務需求大幅增長、其他業務受疫情沖擊下滑的情況下,公務機運營商或平臺應對疫情的辦法之一。廖學鋒告訴新京報記者,公務機通常來說是不包座位而是包整機,“拼包機”只是特殊時期在客戶的再三要求下形成的想法。

劉暢則表示,公務機“拼機”的合法合規性存在一定質疑,同時“拼機”會導致乘客接觸到陌生乘客,無法保證乘客的絕對安全,失去了公務機私密性和安全性的優勢,所以目前華龍航空并未開展“拼機”業務。

包機市場存在欺詐行為,選擇運營商需謹慎

不管是進行公務機“拼機”還是整機包機,乘客并非都是直接和擁有飛機的包機運營商對接。和民航機票銷售類似,包機業務也有代理分銷和航司直銷,雙方競爭中又有合作。有業內人士表示,代理多是平臺形式,可以涵蓋多個公務機航司的資源,并非自己運營。

華龍航空則是直接承運包機的公務機運營商,劉暢介紹,目前華龍航空的包機也會和國際包機資源進行合作,比如接海外華人回國,會利用國際資源來做運行保障,而公司的飛機主要滿足國內飛行和客戶自身的出行需求。比如,合作的海外包機運營商負責把乘客運到東南亞地區,華龍航空國內的飛機再進行接駁,把客人運送到他想去的國內目的地。同時,在運送客人回國的時候航司會嚴格審核客人的生活軌跡和健康情況,到達國內后也會遵守國內的隔離防疫政策。

公務機包機運力緊張且并非是單一銷售渠道,同時公眾對公務機包機的了解遠不及對民航的認識,這也就導致特殊時期公務機包機市場出現了個別行業亂象。有消費者表示,在自己的朋友圈甚至也出現了賣包機座位的微商,真實性不得而知。對此,劉暢表示,最近就有客人詢問某些包機行程的真實性,而目前行業內的確存在欺詐行為。比如,利用公眾恐慌情緒傳播“拼機”訂單,但客人交了“拼機”的錢之后,卻無機可坐、不了了之;另外還有運營商越界運營,比如只有18個座位,卻要賣19、20個座位,嚴重破壞了公務機行業的安全規范。

劉暢提醒,有包機需求的乘客一定要聯系在行業里面有一定口碑的運營商,確保行程的真實性,否則可能不僅會造成經濟損失,還會錯過回國的黃金時間和窗口。

公務機包機受限,需求大漲只是短期現象

境外疫情蔓延,國內為嚴防輸入性病例引發本地感染,也采取了相應的措施。公務機包機回國比起民航雖然具有一定優勢,但在特殊時期的回國之路也不簡單。

3月17日,北京提出了進一步嚴格公務機進京管理的要求。對此,劉暢認為,為了嚴防輸入性疫情,國內不斷出臺相關政策,并且加強了檢疫程序,公務機運營商也要不斷進行相應調整;另外,國內一些機場已經不再接受公務機,或者將公務機乘客分流在民航航班通道,這也讓公務機包機運輸受到了一定影響。

同時,雖然公務機包機業務在疫情中得到關注,但劉暢指出,這樣的需求畢竟是一個短期行為,目前包機的需求大多是單向需求,到達目的地之后,客人基本不會安排其他行程,尤其是疫情期間會盡量避免出行。所以除包機業務外,公務機行業和其他旅游行業一樣,在疫情中遭受了巨大的沖擊。

除了旅行、商務對公務機的需求大幅下降外,廖學鋒還表示,一段時間內,經濟增速的放慢、企業利潤和個人財富的減少,也將會影響到公務機的購買,公務機市場的買賣、托管、維護等都會受到影響。

*本文來源:微信公眾號“每日旅游新聞”(ID:xjbnews),作者:王勝男,原標題:《運力緊張、一票難求,公務機包機需求暴增背后》。

評論:

登錄 后發表評論
西甲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