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重細節曝光:“鉆石公主”號何以成感染倉?

“鉆石公主”號郵輪里紅區和綠區已經混成一團,船上已經完全不知道哪個扶手、哪條毯子上有病毒。

自2月4日被隔離以來,“鉆石公主”號上不斷有乘客和船員被確診。截至當地時間20日18時30分,船上的2666名乘客和1045名船員中確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人數已升至621人。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最新公布的消息,19日前確診的542名感染者來自25個國家,其中日本人最多,有247人。中國同胞被確診人數為47人,其中44人來自中國香港,2人來自中國內地,1人來自中國臺灣。

最新消息是,“鉆石公主”號郵輪上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有兩人死亡,年齡均在80歲以上。

“鉆石公主”號是如何一步步從原本歡樂的郵輪變成了恐怖郵輪?被采訪船上員工、乘客和上船防疫的傳染學專家透露了大量細節,還原了郵輪疫情擴散的過程。上海海事大學亞洲郵輪學院秘書長、中國郵輪發展專家委員會委員程爵浩認為現有郵輪設計無法隔離病毒導致疫情擴散嚴重,呼吁更改郵輪設計。

歡樂郵輪變恐怖郵輪

王陽是“鉆石公主”號郵輪上1045名船員中一員。因為同事臨時出了事故,王陽不得不提前結束自己的旅行,在大年三十當天乘高鐵到深圳,第二天趕到香港西九龍,打了車上船。也就是在同一天,第一個被感染新冠病毒肺炎的香港客人下船。

這位被感染肺炎的香港客人于1月20日在橫濱上船,1月25日在香港下船。他在離船6天后前往香港當地一家醫院就診。2月1日,他被確診感染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

2月4日,郵輪公司決定取消“鉆石公主”號接下來的航行,以便日本衛生部檢疫人員上船對“鉆石公主”號上乘客和船員的健康狀況進行徹底的檢查。在第一批送檢的133個樣本中,有10人的冠狀病毒檢測呈陽性。這其中包括3名澳大利亞客人、3名日本客人、3名中國香港客人和1名美國客人,此外還有1名菲律賓船員。確診的乘客和船員被帶下船送往醫院治療,其他人則需要在船上進行為期14天的隔離。

2月20日,王陽在與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的對話中談到,受檢期間,船員每天都在工作,不過大多數部門員工已經變換了工作性質,比如賭場、免稅店、銷售、spa等部門的船員變成了快遞員或樓梯引導員。

2月8日,“鉆石公主”號郵輪在橫濱港的隔離已進入第5天,面對與日俱增的確診數據,想到還要面對至少10天的隔離,不少乘客已經顯得抑郁煩躁,他們在社交平臺哭訴“郵輪已成監獄”,還有美國乘客錄視頻向美國總統喊話:“特朗普,救救我們!”

然而,感染人數還在持續增長……

2月16日,“鉆石公主”號郵輪上新增70人確診,至此累計355人已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一位74歲的英國老爺爺David Abel隔離期間在臉書上直播船上情況吸引了不少人的關注,他在臉書上發了一個帖子稱:“現在是2月16日星期日晚上9點,美國乘客現在下船了,他們可以坐飛機回家,回家終歸會舒服一些。36個小時以后,加拿大人也要回家了。中國香港也正在組織公民撤離。意大利政府宣布要把他們國家的人帶回家。韓國人正在組織撤僑。這是現在的最新消息。”

2月18日,日本厚生勞動省稱,19日當天,將有約500人離開“鉆石公主”號郵輪,下船的乘客需滿足檢測結果呈陰性且未與患者有近距離接觸等條件。船上所有乘客下船后,船員將被隔離觀察14天。部分乘客將留在船上,等待其國家派飛機撤僑。日本厚生勞動省還表示,目前鉆石公主號全部人員用于檢測新冠肺炎的樣本均已采集完畢,19日即可出結果。檢測結果呈陰性的人預計在21日可以如期下船。

當地時間2月19日上午11時,在被隔離14天后,停靠在日本橫濱港的“鉆石公主”號郵輪上的乘客開始下船。而在19日的檢查結果中,又有79人確診。香港特別行政區和澳大利亞也于19日接回滯留的香港居民和澳大利亞人。

也就是說,從發現第一名被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乘客時,鉆石公主號在20天內感染了621人,占3711名船上乘客和船員總數的16.7%,與其他地區的感染率相比,高得驚人。

感染人數與日俱增的背后

為何“鉆石公主”號會變成如此恐怖的傳染倉?

曾于2月18日登上“鉆石公主”號郵輪開展防疫工作的日本神戶大學傳染病學內科教授巖田健太郎的一大段自白或許能揭開部分秘密。巖田健太郎2月19日發表在日本社交媒體上的一段視頻已經在全球引起高度關注。視頻中,巖田健太郎怒斥“鉆石公主”號郵輪上的防疫管理“堪稱悲慘”!他表示:“我從心底里感到害怕!”

巖田健太郎在視頻里介紹道,他2月18日登上“鉆石公主”號郵輪開展防疫工作,當天傍晚五點左右被厚生勞動省命令下船。目前,他正在某個房間自我隔離,醫院休診,不見家人。

巖田健太郎從事傳染病學工作20多年了,曾正面應對了非洲埃博拉病毒和中國SARS等許多傳染病。在工作中多次感受到危險,但他對于自己感染上傳染病并沒有過分的擔憂和恐懼。因為作為一名專業人員,他知道如何不讓自己和別人傳染上埃博拉和SARS的方法,也知道如何管理防疫設施才能避免感染擴大。但他表示“這次真的覺得自己要束手無策了,要感染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了。”

在傳染病學界有一個鐵律,那就是疫情管理中要將紅區和綠區分得清清楚楚,所謂的綠區是無病毒的安全區,不需要特殊措施。所謂的紅區是可能有病毒的危險區,在這個區域內要穿防護服。巖田健太郎說:“只有通過這樣嚴格的區分,才能保護自身不受病毒侵害。如果不能保證自身安全,也就無從保障他人安全。”

巖田健太郎透露,他在船上看到“鉆石公主”號郵輪里紅區和綠區已經混成一團,船上已經完全不知道哪個扶手、哪條毯子上有病毒。哪里危險、哪里不危險完全不知道。如果安全區和非安全區都不分,防護服、手套等防護措施都毫無意義。

巖田健太郎還指出,船上工作人員防護意識也不足。他們有時看情況穿一下防護服、戴一下手套、戴一下口罩,有時干脆不穿也不戴。乘務員更是一會戴著N95一會又摘掉。“我們去參加這種防疫工作,第一個大前提就是有效地保護自己。不顧自己被傳染的風險,再去接觸患者和其他一般人,這沒天理了,也是完全違反規則的。”巖田健太郎道。

巖田健太郎還透露,在船上,有發熱癥狀的患者自己從房間里走到醫務室去是常事。巖田健太郎和研究人員在船上走著走著,突然迎面就會和一位患者走了個錯身。研究人員還笑著對巖田健太郎說:“喲,剛剛錯身而過的是一名患者。”

巖田健太郎在視頻里也表現出對日本醫院內交叉感染的擔憂。他說,災害派遣醫療隊(簡稱DMAT)職員現在就身處隨時被感染的險境,明明有辦法可以防疫的,但因為專業不同,他們無從知曉。他們都是醫療人員,等船上工作結束,還要回到自己所在的醫院工作,到時候可能又要引起院內感染,“這是非常要命的事情”。巖田健太郎認為,“我們的傳染預防做得比非洲和中國差遠了,塞拉利昂都比我們強得多。雖然我們日本沒有疾控預防中心,但我沒想到會垃圾到這種程度。我以為會有專家進入現場,負起責任、擔起領導、定下傳染預防的規定。然而根本沒有,這是不可理喻的事情。”但他的意見并不被日本厚生勞動省聽取,他也很無奈。

巖田健太郎的視頻給外界了解“鉆石公主”號郵輪上與日俱增的感染人數提供了新的視角。而此前,郵輪環境的密閉性以及中央空調通風系統一直是大家認為導致郵輪疫情快速發展的關鍵因素。不過美國國家疾控中心發給郵輪乘客的一封公開信中表示,目前并沒有證據表明病毒可以通過空氣處理系統在艙室內傳播擴散。

18日,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在記者會上承認,政府對“鉆石公主”號郵輪的應對措施“有好的地方,也有壞的地方”。接著,在19日的記者會上,菅義偉進一步回應稱,政府已經采取一切措施,防止疫情擴大。菅義偉表示,每一位船員都被要求佩戴口罩、洗手并進行酒精消毒來防止感染。此外,菅義偉也有強調政府高官“謙虛地傾聽不同的批評”。

2月20日,巖田健太郎將自己發布的視頻刪除了,并在個人Twitter上表示,“沒有進一步討論此事的必要,謝謝你們,我為卷入此事的人們感到抱歉”。

他后來在媒體采訪中談到為何刪除視頻時,否認受到任何個人或機構的施壓,只是強調已沒有繼續探討這個話題的必要,并為引發諸多麻煩感到抱歉。但是,巖田教授也強調,不會改變自己在視頻中的觀點和立場。

但上海海事大學亞洲郵輪學院秘書長、中國郵輪發展專家委員會委員程爵浩并不認同美國國家疾控中心的結論。在采訪中,程爵浩表示他認為郵輪上的感染擴散與空調系統有關,并給出了兩個依據。

首先,郵輪上空調系統是分成不同區域來建造,不同區之間的空氣是相互不混合的。但是在同一個區域里,空調通風系統把所有房間和空間的空氣吸過來,然后集中來處理,再同時輸入到各個房間、各個空間里面去,這樣的話就意味著不同房間之間是有可能出現空氣交叉的,尤其是帶有病毒的房間。新型冠狀病毒可以通過空氣傳染,那么在這樣的環境下交叉感染就容易發生。其次,按照最新的國際標準,郵輪上空調的過濾層能防的最細的顆粒大概是0.3微米,而這次的新型冠狀病毒只有0.1微米,比標準小多了,所以郵輪上的空調沒法過濾掉病毒,病毒也就容易通過同一區域的空調系統傳播出去。

程爵浩認為現行郵輪通風系統既然有缺陷,應修改郵輪設計來規避此類風險。“每個房間單獨通風的做法可行。”程爵浩表示他請教了相關專家,得知在海洋工程上面已經實現了每個房間單獨通風,因此呼吁國際郵輪組織把其納入船舶建造規范里面去。程爵浩還表示,辦法可以套用,就是成本問題。但是為了乘客安全,在可接受的成本范圍內,郵輪行業應該做出改變。

*本文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作者:高江虹、李俊杰,原標題:《多重細節曝光:“鉆石公主”號何以成感染倉?》。

評論:

登錄 后發表評論
西甲视频